“我已经能明显感受到,权益基金经理都想好好宣传一下业绩,中午在食堂听到基金经理们蛮激动地讨论市场观点,很久没有这样的情景,感觉很high!以前都是比较压抑地讨论一下而已。”深圳一位基金公司的渠道人士称,“还有一位管纯债基金的基金经理,去年四季度想发二级债基,因为种种原因没发成功,现在每天因踏空懊悔不已。”

新浪声明: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不构成投资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责任编辑:常福强